test
test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地理 > 奇风异俗 > 正文

浩瀚湘江--有一种理念叫民本(2)

发布日期: 2012-03-02 09:42:17 作者: 来源: 浏览人数: 80
[摘要]
       一方山水一方人,从这个意义出发,岳阳人是幸福的,幸福这个东西不在于吃喝拉撒,而在于归宿与放下,宁静与祥和,这其实是一种状态。宽阔平整的大道,整齐的绿化带,起伏的城市公园,清脆的城市绿地,宽阔的市民广场,绿汪汪的城市湖泊……这些足以让岳阳成为湖南最富诗情画意的城市,催生市民的生活幸福指数。而这些幸福的支撑,则是执政者的民本思想,民众的幸福始终是放在第一位的,真切地做到了“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
有一种理念叫民本
 双料“副都”岳阳
       在逶迤千里的湘江上,岳阳是龙头,永州是龙尾,然而相比于其他湘江城市,岳阳拥有更多的气质,它有洞庭湖的辽阔,长江的属性。作为长江最后一个深水港,岳阳素有“湘北门户”之誉,是湖南省域副中心城市,是湖南地区生产总值第二大城市,零售消费总额第二大城市,工业规模第二大城市,财政收入第二大城市,固定资产投资第二大城市,是名副其实的“湖南省第二大经济体”。其实,岳阳除了是当之无愧的“经济副都”,作为湖南仅有的两个历史文化名城,在我看来,它还是湖南的“文化副都”,所以《湖南旅游》将它认定为湖南的“第二城”,然而我们更多关注的是这座城市的生活方式。
  今天,我们走进岳阳的方式,快捷得让我们无法看见岳阳的外表,就直抵这座城市的中心了。初冬的早晨,岳阳总是被柔软的雾气笼罩着,一种幽幽的味道,有点空灵的东方精神。潮湿陈旧,但和腐败发霉相反,它像是某种植物气味,比花淡,温和,闻后会缓和情绪,又仿佛带着一丝淡淡的腥味,那是从老建筑的石头墙上渗出的水汽味道,带一点尘土味,给人一种世故的感觉。
  在我看来,一座城市的早晨,就应该从这种雾气开始,似醒未醒,朦胧静谧,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未知。然而这种雾气并不是每座城市都能拥有的,有的城市看似雾气弥漫,其实是阴霾,其实岳阳的雾,朦胧中还透出一丝清亮,这是因为洞庭湖。

岳阳生活方式
       先有洞庭湖,后有岳阳城,岳阳是从洞庭湖长出来的,水域边的城市,最早应该是从渔村开始的。千百年来,岳阳渔民朝迎日出,暮送斜晖,桨声橹影,穿梭其间。细密的渔网,腥鲜的气味,世代繁衍,无有止息,传承出来的不但是精湛的捕鱼技艺,还有灿烂的水乡文化、渔业文化,犹如桨声中溅起的水珠,映照霞光的斑斓,绚出一片水的传奇。
       捕鱼是岳阳人传承千年的手艺,吃鱼却是融入血液的习惯,岳阳人以烹制河鲜而闻名,并成为了湘菜的三大区域菜系之一,炖、烧、蒸、腊,无不极致,代表菜有“洞庭金龟”、“网油叉烧洞庭桂鱼”等。久负盛名的是“巴陵全鱼席”,由12盘至20盘洞庭湖产鱼类制作而成,有竹筒鱼、松鼠鳜鱼、酱蒸鲴鱼等,鲜嫩适口,别有风味,连乾隆皇帝都对它垂涎不已,并御赐“巴陵全鱼席”。
  鲜香而不辛辣是岳阳菜的另一显著特点,它完全颠覆了湘菜“不辣不革命”的传统口味,与重庆、四川、贵州等山地高原地区的“不怕辣”、“辣不怕”、“怕不辣”的口味截然不同。究其原因,我觉得这是性格所造就的,当一座城市与水亲近,甚至被水包围时,水的辽阔与柔软能够温润、稀释一切,所以岳阳人的性格可能是湖南人中最为不急不躁、不紧不慢、不愠不火的,这一点,也许连岳阳人自己都没意识到。
  当很多人开始以慢生活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时,我觉得这是可笑的,因为生活方式的选择是一种性格的流露,骨子里的,不是想慢就慢能下来的,然而岳阳人轻而易举地做到了,对于这种生活方式,《湖南旅游》将其称之为“岳阳生活方式”。就像提出“时间就是金钱,金钱就是效率”的深圳人,其实深圳土著们大都在悠哉乐哉地喝早茶,怡然自得地煲汤,疲于奔命的是那些外来者们。

进也岳阳,出也岳阳
       一方山水一方人,从这个意义出发,岳阳人是幸福的,幸福这个东西不在于吃喝拉撒,而在于归宿与放下,宁静与祥和,这其实是一种状态。今天,我们走进岳阳,行走在那些宽阔、平整的大道上,两边是整齐的绿化带,逶迤起伏的城市公园,大片的城市绿地,宽阔的市民广场,绿汪汪的城市湖泊,如金鹗山公园、南湖公园、岳阳乐园等;民本广场、巴陵广场、南湖广场、东方广场等;南湖、団湖、大桥湖、千亩湖、东风湖、麦子港、北港等。这些足以让岳阳这座城市成为湖南最富有诗情画意的城市,提高市民的生活幸福指数,别的城市即使想学也学不来,没办法,这是天生的。
       然而作为湘北门户,岳阳所拥有的不只是自然山水,还有历史人文。数千年来,岳阳一直是集散地,货物、人物,鱼龙混杂,春来秋往,聚散有时,正所谓进也岳阳,出也岳阳。除了以被贬的文人墨客为代表的知识分子阶层,这里还有以商人为代表的中产阶层,以劳动人民为代表的底层人物。当文人墨客站在岳阳楼上诗意泛滥,对月买醉时,他们所面对的不只是洞庭一湖,风月无边,还有岳阳楼后面那些更加真实的生活,茶楼酒肆,亭台楼阁、商铺戏台,这就是汴河街,这条街曾是整个岳阳。
       今天,经过精心修复仿造的汴河街重新开街,作为国内古建筑最逼真,设计功能最全,文化底蕴最厚,沿湖风景最美,面积最大的一条传统风貌商业街,它是以以岳阳楼文化、洞庭文化、巴陵文化为基础精心打造的一条特色仿古商业街,全长300余米,总建筑面积18000平方米。错落的青石台路,古式亭台楼阁,碧水小池,悠扬的古琴曲始终飘逸在古街上空,给人以时光倒流之感。也许很多人会认为这种修旧如旧,仿古仿造的做法值得商榷,其实多少历史建筑就是在不断的新建、破坏、修复中得以保存下来的。
       其实古街、古建筑在岳阳还有很多,这个曾经的商埠重地,是很多人眼中的必占之地,于是五湖四海的人都来了,他们在此建立起烙有自身印记的建筑,并期待着这座城市能承载更多。即使今天,岳阳仍有很多古老的教堂、教会学校,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无疑是位于城陵矶的老海关,具有浓厚的欧美风格。同时,作为长江中游第一矶,城陵矶还是“长江八大良港”之一,是湖南省水路第一门户,是湖南唯一的国家一类口岸。

岳阳是水的岳阳
       在岳阳呆久了,就会觉得岳阳是水的岳阳,水是人类走向远方的方式,每一片水域都会给人类留下畅通的出路。岳阳的水既具有那种江南水乡的古典意味,又具有北国风光那种辽阔的经典意义,看上去小巧精致,里面却博大精深。在这样一个地方,或许只有世界著名的水城威尼斯可以媲美,而南湖则让这种美得以升华,让它具有了瑞士小城日内瓦的某种意象,甚至更美。
  走在南湖曲折优美的环湖路上,仿佛走进了岁月深处一般,无头无尾,永无止尽,但我相信这条路肯定有个诗意的开头,因为即使今天,它仍具有一切诗意的意象。这种意象不是马致远“小桥、流水、人家”的诗意之美,而是大桥、江湖、宜居的和谐之美,这种美更具弹性与时代性。然而在诗文酒杯里生活了几千年的岳阳人,血液里仍有古典诗意,因为诗意也是具有惯性的,所以我们仍能看到历史的影子。
  那些众多的文物古迹仍在,即使修旧如旧,也是终于历史与原著的,远古的天灯(航标灯),建于宋代的三眼桥、明代的“五里三尚书”墓址、南津古渡、圣安古寺等十大古迹仍在。而秦始皇赶山填海、一龙赶九龟等优美的神话故事仍在流传,那些文人墨客的诗词文赋仍在,变成了一座座坚硬的丰碑,矗立在那里。
  湖光山色,水碧如蓝,浩若烟海,山青如黛,媚若瑶琴,这样诗意的朗朗乾坤是属于张说的,“云间东岭千寻出,树里南湖一片明”,这个被贬谪到岳阳的名字,总是伴随着阳光与激情。然而,我觉得南湖之美应该在晚上,在于水月,有水有月,万物朦胧,没有的情绪,没有的欲望,常常会拾阶而上,隐隐约约,多是谜一样的前世今生。
  水的语言,月的清辉,生命的境界,李白也许领悟了,“水闲明镜转,云绕画屏移。千古风流事,名贤共此时。”“南湖秋水夜无烟,耐可乘流直上天。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这个半醉半醒的诗仙是来一次醉一次,每次都醉得很彻底。对于酒醉捉月而死的李白来讲,水与月,酒与色是他一生的追求,即使是死,也要死在水边月下,连死法都充满着浪漫主义色彩。而对于同上岳阳楼,同游南湖的杜甫而言,他的死则凄惨得多,病痛饥寒而死,充满着现实主义的悲哀。
       生命,也许可以生活在别处。现在和过去,前世和今生,只是一种预设的境域,在境域之外,抑或还有更高的天空,更蔚蓝的理念。南湖却一直从岁月深处走来,水一程,月一程,在柔软的诗文里,在历史人文的新陈代谢种,一缕缕,一丝丝,蔚然成性。

热门旅游景点

更多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

旅游·大视野

更多

我要评论

已有0人参与
用户名 快速注册新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主办:岳阳市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湘ICP备05001212号-1 技术支持:岳阳竞网
运行管理:岳阳旅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