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test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地理 > 奇风异俗 > 正文

浩瀚湘江--有一种境界叫大美(1)

发布日期: 2012-03-02 09:38:59 作者: 来源: 浏览人数: 101
[摘要]
从长沙顺流而下,江是湘江,湖是洞庭湖,江湖之间是湘阴,进入这片土地,我仿佛一下掉进了水网密布的迷宫。两岸越走越宽,河沟纵横,湖泊塘堰星罗棋布,渐渐具有了湖的意象,湘江在此流出了一种大美的境界。在这种境界里,有白梅窑址、青竹寺窑址、岳州窑遗址等古窑的瓷器之光;有左宗棠、郭嵩焘、陈毅安等英雄的民族气节;有鹤龙湖、淳湖、横岭湖等湖泊的悠闲生活……
有一种境界叫大美
另类革新,夸张到极致
  在湘江这条会漏的路上,让人感触最深的是镶嵌于两岸的古窑厂,白梅窑址、青竹寺窑址、岳州窑遗址、鹿角窑遗址,它们与长沙的铜官窑遗址一脉相承,而这一脉就是湘江。其中久负盛名的莫过于地处湘阴县铁罐嘴的古岳州窑遗址,为了纪念这种曾经的瓷器辉煌,这里还兴建了岳州窑遗址博物馆。
  便利的运河,丰富的瓷泥,作为唐代六大名窑之一,岳州窑似乎有更好的条件超越铜官窑而成为官窑,然而历史最终选择了铜官窑,至此,铜官窑拥有了官窑的耀眼与辉煌,但却跳入了皇家、官家的束缚。体制外的岳州窑则走了一条彻底的民间路线,少了许多条条框框的限制,虽然岳州窑的瓷匠水平在一定程度上低于铜官窑的瓷匠,但他们却更能把自己的想法付诸于实践,其创新能力远大于铜官窑。
  上世纪90年代末,当岳州窑所出土的碗、蛊、洗、杯、交足、盘、四系罐、檐口坛、多足砚、莲花尊等青瓷器物和匣钵呈现在人们面前时,大家惊奇地发现,这是一种与长沙铜官窑类似。但却更加具舒畅饱满、粗犷大气、形式多样的瓷器,甚至每个瓷器的每个部位都夸张到了极致,带有浓厚的民间属性,因为它第一考虑的就是实在耐用,厚胎厚底,经打经踹,而使用这些瓷器的则都是老百姓、粗人,不是那些充满贵族气的皇家权贵、官僚。
  在我看来,岳州窑也许是唐代六大名窑中最真实的一处,洋溢着一种浓郁的人间烟火味,它从瓷器最初的属性出发,把一切做到极致,也许这是中国制陶工艺中的另一种革新,虽然会有些异类,但它却是真实的。

即使穷困,也会产生期盼
      行走湘江,其实还有一样东西如古窑般散落在湘江两岸,如颗颗珍珠般闪耀,那就是书院。从湘江上游的永州宁远文庙,到中游衡阳石鼓书院、长沙岳麓书院,再到下游岳州文庙、湘阴文庙,湖南的书院大多集中在湘江两岸。当我们走进湘阴文庙时,这种感觉尤为强烈。历史自有它的运行轨迹,事物也必然会有它注定的选择,这种选择很大部分取决于开放与流通。历史上,湘江两岸是湘楚大地最为开放的地区,商业、人员、知识都是沿着河流行走,当人们更加需要开阔眼界,更好的前程时,知识就成为了一种必需品,书院就应运而生了。
有书院的地方是幸运的,它能为一个地方开化民风,积蓄人才,更能够为人民提供一条走向远方的通道,即使是底层社会大字不识的农民,穷困潦倒,他们也会产生一丝望子成龙的期盼,而这种期盼恰恰是一个社会发展的基石,也是人性最为温暖的部分。
  湘阴文庙始建于宋,几废几兴,现存的大成殿,建于道光十年(1830年),坍塌的是建筑,重建的却是一个社会与民族的希望。在这种望子成龙的期盼中,农民的儿子左宗棠诞生了,郎中的儿子郭嵩焘诞生了,谁也不知道这两个间隔六年出生的孩子对湘阴意味着什么,甚至对整个中国意味着什么,但他们的父亲都明白一个道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于是,四岁的左宗棠开始随祖父在家中梧塘书塾读书,六岁攻读四书五经,九岁学作八股文。1826年,15岁的左宗棠参加湘阴县试,名列第一,次年应长沙府试,取中第二。道光九年,18岁的左宗棠开始读顾社禹的《读史方舆纪要》、顾炎武的《天下郡国利病书》和齐南的《水道提纲》等完全不同于儒家经典的学问。
  三年后,左宗棠以监生身份参加湖南乡试,中第18名。之后六年,三次赴京会试,均未考中。但他并没有在悲观中走向人生的沉沦,没有像有些酸酸的文人一样从此寄情山水,尽管他的诗文才华出众。他决定不再参加会试,从此“绝意仕进”,打算“长为农夫没世”,寻找新的报国途径。

超越卢梭,共通培根
  之后,郭嵩焘也走向了科举之路,18岁中秀才,进入岳麓书院深造,在此,他与25岁的曾国藩成为了同学,此时的曾国藩正在努力复习,两年后,他赶上了科举的末班车,中了进士中的最低一等,赐同进士出身,同进士,如夫人,是那时士大夫圈子里调笑取乐的话题。
  22岁时,郭嵩焘中举人,从这点来看,他比曾国藩幸运,曾国藩22岁才中秀才。然而不幸很快就来临了,在接下来的四场会试中,他都名落孙山。然而这个郎中的儿子却有着对科场坚定的执著,他在失落中一次次拨亮寒窗下的油灯,苦读,永远的苦读,等待着第五场会试的来临。1847年,郭嵩焘终于考中进士,拿到了进入主流社会的入门券,而此时的大清帝国正在步入暮色。
  同为湘阴人,一个三次落榜而决意仕进,一个四次落榜而执意功名,两人都有着不屈的性格,左宗棠更是有着柳树一般的韧性,其中缘由,不禁让人着迷。在我看来,这取决于两人所读所思所想不同,心忧天下的左宗棠有着比郭嵩焘更为开阔的眼界与宽大的胸怀,他深受思想家顾炎武、黄宗羲,尤其是王夫之的影响,这些人都是中国的思想大家。他们的思想是当时的知识界对理学和心学泛滥的一次深刻的文化反思,首先是在政治思想上,他们继承和发扬了孟子的民本思想,黄宗羲提出了政府官员的道德责任,应该“为天下,非为君也,为万民,非为一姓也”的现代意识民主思想,这远远超越了法国的大思想家卢梭。
  这种“天下为主,君为客”的提法,打破了孔子政治学说中,对君臣这个社会等级制度的基本肯定,是中国近代政治思想的一大突破。在对理学和心学的批判上,顾炎武反对一心向佛的心学玄虚,提倡用实学代替理学,不拘于读史学经,而在于客观的调查研究,这和英国的大思想家培根有共通之处。
  在这些思想中,又有着浙东学派的影子,就是现在浙江东部的温州一带,资本主义工商业已经相当发达,对外贸易异常活跃。因为这种经济情况而产生的儒家学者们,他们要求的是儒家学者钻研经世致用,改变儒家传统的重农轻商,而采取工商并重,并要求厉治强兵,抗击外敌。

统治者“蛋疼”,侵略者恐惧
  在这种思想影响下,这样的左宗棠视国家与民族的利益高于一切,这无疑会让统治者“蛋疼”,侵略者恐惧。在那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时代,大清没有了指点江山的豪情,没有了秋风扫落叶般的霸气,像一个垂暮的老人,靠药物在维持生命的延续,而这剂药物中的强心针就是左宗棠,“中国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开展洋务运动,收复新疆……他殚精竭虑地维系着一个帝国的生命。
  1885年7月27日清晨,74岁的左宗棠停止了呼吸,死在了钦差行辕任上,这个风光了半生的男人,终于退出了历史舞台,大清王朝最后的顶梁柱倒下了。接到丧折后,叶赫那拉氏的心情是复杂的。不过这个汉人太强硬,太无拘束,甚至在万寿圣节也不参加行礼,走了也好,至少省心。
  法国人松了口气,他们正在攻占台湾,左宗棠与他们摆开了决战的架式,发出了“渡海杀贼”的动员令,他一死,便群龙无首了。英国人松了口气,终于又可以在上海租界竖立起“华人与狗,不许入内”的牌子了。俄国人松了口气,左宗棠把他们从新疆赶走,把他们侵占的伊犁收回,甚至用兵车运着棺木,将肃州行营前移几百公里于哈密,“壮士长歌,不复以出塞为苦”,准备与俄军决一死战,左宗棠一死,中国再没有硬骨头了。
  李鸿章松了口气,再也不会听到“对中国而言,十个法国将军,也比不上一个李鸿章坏事”,“李鸿章误尽苍生,将落个千古骂名”之类的锥心刺骨之言了,他再也不用顾忌,可以放肆地弓腰在列强面前周旋,哆哆嗦嗦地在不平等条约上签字画押了。
  六年后,同样74岁的郭嵩焘也死了,孤独地死在了他在湘阴的老宅里,这个因为出使英法,向中国介绍和推崇英法的人,写出禁书《使西纪程》的人,后半生一直背负着“汉奸”的骂名。他在唾骂声中出使,又在唾骂声中回国,这是他的宿命,其实也是一个民族的宿命。

身无半亩,心忧天下
        死,对于死者来说,是结束,但对活着的人来说,是一种绝望的痛苦。大清的中兴重臣,林则徐、曾国藩、左宗棠、郭嵩焘……一个一个的死了,大清气数尽了。
  今天,英雄远去,其故事已载入史册,其名字永列民族英雄,而他的故居柳庄依然静静地矗立在湘阴县樟树镇巡山村柳家冲。1843年,31岁的左宗棠用教书积蓄约九百两白银在柳家冲置薄田70亩,亲自设计监建了这座占地4.29亩、有48间房屋的砖木住宅,因挚爱柳树不折性格而起名“柳庄”。
  从柳庄建成入住到1857年迁居长沙,左宗棠在柳庄一住就是14年。加上出仕以后,回湘探亲、祭祖,他先后在此居住了18年。在柳庄最初的14年,是他蛰居乡间,苦读百经,卧薪尝胆,穷而思变,穷而不卑的时光;也正是他身居穷乡僻壤,心忧天下大事,以一介书生而纵论天下,闻名天下的时光。
  在此,他自称“湘上农人”,在柳庄督耕,研习农事,他在种稻、种茶、种柳、种桑、种竹的实践研究中写出了《朴存阁农书》。然而他虽身居柳庄,但他的报国大志决定了他不可能真当隐士,“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左宗棠文如其人,即使在“潇闲沉寂之时”,他声名也远播于外,“欲效边筹裨庙略,一尊山馆共谁论”便是他当时心境的写照。
 
更多旅游推荐
银沙滩休闲之旅位于南洞庭湖的青山岛上,距湘阴县城20公里水路,面积3800多亩,储砂近亿立方米,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人工沙漠,有“½­南大漠”之称。其沙粒银白细腻,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银光闪闪,与著名的北海银滩可有一比,故始称“银沙滩”。游客可以在此进行沙滩排球,露营、篝火晚会、骑马、骑沙滩车等多种活动。 
鹤龙湖美食之旅 拥有万亩水面的鹤龙湖,是湘阴县境内最大的µ­水湖,可泛舟垂钓,也可餐饮娱乐。这里常年盛产螃蟹、中华鳖、河鳗、鳜鱼等名贵鱼类。大湖的公园里,造有“湖鲜酒舫”,内有名厨主理,烹饪各色口味。蟹黄季节,游湖品蟹,既饱眼福,又享口福,生态环保,具有野味口感。

热门旅游景点

更多

相关文章推荐

更多

旅游·大视野

更多

我要评论

已有0人参与
用户名 快速注册新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主办:岳阳市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湘ICP备05001212号-1 技术支持:岳阳竞网
运行管理:岳阳旅游局